既慰藉深夜又温暖清晨,他看过一天24小时的上海……

两家阿文夜市豆浆油条店,外卖月销合计达百万。  

—01—  

凌晨一点,街边小馆已经悉数关门打烊,阿文夜市豆浆油条店的收银台前又挤满了人。

这里有两间店面,放的下十几张方桌,做“四大金刚”(豆浆、油条、大饼、粢饭)的和做鸭汤、小笼的操作间各占一隅。

服务不是这里的特色,接踵而至的顾客都是点了单凭票自行取餐,店里常能见到端着餐盘寻找拼桌的食客。前脚搭后脚的外卖小哥们也是进门自己从泡沫箱里取完餐很快又消失在夜色中了。

上海人喜欢吃“四大金刚”,好像尤其喜欢阿文家的。

一天卖出几千根油条对阿文家来说不在话下,排队的店常有,排到公交临时改线的,想必这家算得上头一例。人多的时候,就连明星来了一样也要排队拼桌。

很多来上海玩的游客也要来此走一遭,拍照打卡,似乎吃过这一顿有上海特色的大饼、油条,才代表真正地来过了上海。

—02—  

外人只见得此时风光,却不知如今的豆浆油条店也是一步一步从路边摊踏实做起来的。

阿文,安徽人,15岁来上海跟着早点铺师傅当学徒。

九十年代结了婚,阿文和妻子在路边支起了早餐摊,开始靠着学来的手艺养活整个家。“那时候女儿还小,有时候出摊还要带着小孩一起”,抹黑支摊的日子过了近十年。

慢慢的,阿文手头上攒了点钱,彼时上海街道的路边摊开始和城市建设的脚步变得格格不入,“很多都不让摆了嘛”。2005年,夫妻俩将早餐生意开进了店铺,

“当时就只有一个小操作间,场所说起来也是借用别人的地方。”人家用来做中餐的店面,早上是空闲的,他们就用来做早市。

凌晨两点多起来准备,发面、醒面、炸油条、磨豆浆,一天六七个小时,夫妻店里,自己给自己打工,“根本舍不得请小工”。

上海世博会的举行让这座城市愈发热闹。就在一次次的早起中,阿文发现不管起的多早,都有顾客来光顾,开店时间也一次次往前提,最后索性做起了夜宵生意。晚上七点开门,几张桌子往露天一摆,一直招呼到次日九点,这样赚的更多一些。

—03—  

生意这么好,究竟是为什么?

有人来讨经营之道,阿文实在也不避讳:“哪有什么秘诀,给东西做好了就行。如果非要说有,明星效应算是一点吧。”

2011年12月的一天,“那天的队伍沿街排得像长龙一样,油条都来不及炸出锅”。阿文和妻子听前来排队的人说是黑人陈建州和主持人李晨发了微博,提到了这里。在此之前,他们并没有听过这两位明星的名字。

明星效应让阿文的豆浆油条店一下子成了网红,队越排越凶,每天来买大饼油条的也增加了很多生面孔。

看到网络的传播力量如此强大,阿文顺势玩起了“互动营销”,经人指导注册了自己的微博。现在进店还能在店铺内的墙上看到活动贴士:“关注我的微博,扫一扫二维码,拍个灯箱照片@你的好友,发一条微博,评论一下,立即享受8折优惠,获本店转发,更有惊喜。”阿文说,这还不是最初的版本。

六年来,张韶涵、薛之谦、郎平······不断有越来越多的明星和名人关顾阿文家的豆浆油条店,大部分他们不认识也没有合照,都是事后听别人说了才知道。

—04—  

网红店常常是热闹一时,阿文家的店一火就是六年。

现在不仅开启了24小时营业模式,还增开了一家200多平方米的新店。单是外卖,每月单店一万多单也只是保底数目,两店合计月销能达近百万。

要说生意好全是明星的功劳,也不尽然。

老主顾对阿文的偏爱绝不是因为几位明星的到访,对“四大金刚”的感情才是牵绊。

每个城市对特色吃食的感情总是千金不换,北京好豆汁儿卤煮、广州中意早茶点心,上海对“四大金刚”的执着由来已久,从不间断。

对于本地人来说,那是记忆:“记得小时候每天有2元钱吃早餐,还得时不时给自己变换着种类,吃蛋饼要自己带蛋,大饼喜欢甜的咸的一道吃,锅贴配着豆腐花,茨饭油条吃一口捏一下,没钱就吃面饭饼。”

阿文对“四大金刚”也有自己的坚持,“做吃的,至少要保证油是好油、面是好面,油条一定要蓬松、酥脆才好吃”。

在阿文店的附近有一所学校,以前经常有家长带着上早课的学生路过来买早点。“在这边开了二十多年,很多当年在这边上小学的,现在都成家了,还是会带着一家人过来吃豆浆油条。”

工作离地铁两站地远的阿程每次来,都要带着保温盒,一份大饼吃到掉了满脸渣,再带一碗咸豆浆回家。在这边工作了好几年,他算是见证了阿文家一路到现在。

“消费者当然不愿意自己喜欢的店火起来,量一多就很难保证质了。好在这里(的产品)跟以前什么差别,挺难得的。”

—05—  

豆浆油条和大饼做早餐是共识,放至深夜却也正对上很大一部分人的胃口。

夹着包的男人,站在鸡蛋饼摊前边指着锅说多放点酱,边对身边的同伴喊着:要是路边摊还摆着的话,咱俩就在外面吃,点上烟好好聊会。

盯着墙上菜单、端着手机的背包女孩一看就是第一次来,看了好久要了一份“包着油条的粢饭条”,点单的老板娘立马纠正道:“粢饭条是炸出来的,粢饭糕才是加油条的。”

肉串、小腰才不是夜宵觅食者的唯一追求,麻辣刺激只是为了尽兴,热乎的豆浆油条才是对疲惫身躯最好的慰藉。夜班师傅们在这里提前吃顿“早餐”,从夜场嗨完的年轻人在这里完成归家前收敛的下半场。不管是因为什么坐进这家店,所有人的身份只剩下一个,那就是深夜未酣的食客。

—06—  

无论白昼还是黑夜,晨起的工人还是晚归的白领,就算是水火不容的甜咸党都能在这个小馆子里找到自己喜好的那一口,也许这才是一家24小时营业的小吃店在城市存在的意义。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中餐日报”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